家庭背景与明代徽州双籍进士的地位升迁

编辑:谈吐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29 10:30:5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1] 

家庭背景与明代徽州双籍进士的地位升迁基本信息

编辑
副题名
外文题名
Family background and its influence on promoting the political status of Huizhou’s double Jiguan Jinshi in Ming dynasty
论文作者
宋长琨著
导师
程歗指导
学科专业
政治学理论
学位级别
博士论文
学位授予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
学位授予时间
2008
关键词
进士 家庭 社会地位 明代
馆藏号
D691.46
馆藏目录
2010\D691.46\1

家庭背景与明代徽州双籍进士的地位升迁内容简介

编辑
明代徽州共有454名进士。其中,有149人的登科年龄可考,他们平均登科年龄为32岁;又有156人的任职时间可考,他们的平均任职时间为18年。 454名明代徽州进士中,有三品以上高官129人,其中主要任职于中央政府的中央高官30人,其高官机会和中央高官机会的均值分别是28.4%和6.6%。 在454名徽州进士中,有169人为双籍进士。169名双籍进士中又有164名属于徽州人移籍、寄籍或寄居外地的情况。因此,外向流动构成明代徽州双籍进士的主体。徽州双籍进士的主要流向地为两淮、两浙盐区,而经济、政治、思想、文化都非常繁荣的南京、扬州、杭州以及太湖周边各府县,是吸纳徽州双籍进士最多的城市和地区。徽州双籍进士的外向流动,其原因多种多样,而以商业背景为主。 这样,明代徽州进士可划分成两个群体,一个群体是双籍进士,另一个群体是本籍进士。双籍进士169人,占明代徽州进士总数的37.2%;本籍进士285人,占62.8%。两个进士群体的地位升迁呈现了截然不同的情况。在高官机会上,双籍进士为32.0%,而本籍进士只有26.3%,双籍高出本籍6.7%;在中央高官机会上,双籍进士为10.7%,本籍进士为4.2%,双籍高出本籍6.5%。另外,在中央官机会、中央官的高官机会、地方官的高官机会、公卿宰辅机会、赐谥机会、正史留名机会等几个辅助性指标的比较中,双籍进士也均高于本籍进士。两类进士在地位升迁上的不同表现,源于他们家庭背景的不同,以及不同家庭背景所带来的不同影响。 在徽州进士整体中,有官员家庭背景者、有商人家庭背景者和出身普通家庭者,形成在三足鼎力的格局。在304名有家庭背景可考的徽州进士中,有官员家庭背景者占40.5%,有商人家庭背景者占21.4%,普通家庭出身者占38.1%。在地位升迁方面,有官员家庭背景的进士,其高官机会为35.8%,中央高官机会为8.9%。商人家庭出身的徽州进士,其高官机会为32.1%,中央高官机会为7.1%。在明代各历史阶段,商人家庭出身的徽州进士,其高官机会和中央高官机会呈下降的趋势,在明代晚期,商人家庭出身者,无论在高官机会,还是中央高官机会上,都低于徽州进士的均值。来自普通家庭的进士,其高官机会是26.7%,接近均值而略低,其中央高官机会只有1.7%,大大低于均值。 商人家庭出身者,其数量较少,但颇有竞争力;普通家庭出身者,数量较大,但竞争力有限。有官员家庭背景者,不仅仅占据了数量上的优势,还在地位升迁的竞争中处在十分有利的地位,他们是明代徽州进士的主导性力量。 官员家庭背景的优势,更清晰地体现在本籍进士当中。在明代各个历史阶段,本籍进士中有官员家庭背景者所占的比重呈现了不断上升的趋势,到晚明,其比重已经高达60.0%,在数量上取得了压倒性优势。在高官机会和中央高官机会上,本籍进士中有官员家庭背景者同样大大高于非官员家庭背景者。相反,本籍进士中普通家庭(含商人家庭)出身者,其高官机会大大低于徽州进士的均值,其中央高官机会更低,为零。 双籍,打破了这种固有的格局,使得官员家庭的优势不再显著。双籍进士中,有官员家庭背景者的比重,只有34.7%,同时,其所占的比重呈下降的趋势,在明代晚期,双籍进士中有官员家庭背景者的比重下降到了26.8%。双籍进士中,商人家庭出身者一直占有数量上的优势,占徽州双籍进士总数的49.6%;如果考虑再加上有官员家庭背景者同时拥有商人家庭背景的情况,其所占比重则为65.3%。这说明,明代徽州双籍进士的多数人有商人家庭背景。商人家庭出身的双籍进士,其高官机会是32.9%,中央高官机会为8.9%。从明代各历史阶段的情况来看,徽州双籍进士之商人家庭出身者,其高官机会和中央高官机会呈下降的趋势,在明代晚期,这两个机会分别为27.3%和6.8%,大致与明代徽州进士的均值相当。双籍进士中,普通家庭出身者数量较少,其升迁机会却较为乐观。总的看,在双籍进士中,有官员家庭背景者的升迁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然而,因有官员家庭背景的双籍进士数量十分有限,所以总体而言,他们是一个弱势群体。在双籍进士中,商人家庭和普通家庭出身的进士,在数量上占有很大的比重,他们的升迁机会也远远高于本籍进士中的普通家庭(含商人家庭)出身者。 有官员家庭背景者,其优势地位在本籍进士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而商人家庭和普通家庭出身者,则在双籍进士中获得了明显的优势。这种变化,与双籍进士家庭的地域流动密切相关。地域流动,使徽州双籍进士的家庭模式更发生了重构,他们的家庭不再是徽州传统的大宗族下的小家庭构造,而形成了由直系血亲和从亲组成的“扩大了的家庭”模式。这种家庭组织模式,因其以亲缘关系为纽带,而富于凝聚力;因其规模较大,而更增强了团队合作、共御风险的能力。新的家庭组织模式,既可以在商业活动中,帮助徽商创造了一个个经营奇迹,同样在科举考试和官场竞争中,为徽商子弟的登科入仕和地位升迁提供持续而强劲的推动力。[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文化 文化 历史